欢迎光临梧州新闻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A1副本.jpg
您的位置:梧州新闻网 > 新闻

阿盟开紧急会议矛头直指伊朗 黎巴嫩外长缺席 3万菲混血儿遭韩国生父遗弃 克服困难努力寻亲人

    来源:85992.com.cn梧州日报
2019-11-9

  在沙特阿拉伯要求下阿拉伯国家联盟(阿盟)的外长当地时间19日在埃及首都开罗召开紧急会议讨论针对伊朗干涉地区事务的对策。

  不过据法新社报道因总理萨阿德·哈里里“闪辞”而骤起风波的黎巴嫩此次未派外长吉卜兰·巴西勒与会代替他的是黎常驻阿盟代表。

  【直指伊朗】

  法新社援引匿名消息源报道称沙特要求阿盟发表声明谴责“伊朗及与其有关的阿拉伯国家民兵组织”。此次紧急会议还将讨论本月4日也门胡塞武装向沙特首都利雅得的哈立德国王国际机场发射导弹事件;以及10日在巴林突发的石油管道火灾。这两起事件据称都与伊朗有关。

  德新社则援引最终声明的草拟版本称阿盟将要求伊朗停止捧场也门胡塞武装与黎巴嫩真主党并奉行睦邻友好政策。而阿拉伯国家常驻联合国代表还会寻求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所谓伊朗对中东地区国家的威胁。

  路透社还注意到因预计可能会有当面对质黎巴嫩外长巴西勒此次不出席会议代替他的将是黎常驻阿盟代表安托万·阿扎姆。

  另据美联社报道在本次阿盟紧急会议前沙特、埃及、阿联酋与巴林四国外长19日早些时候已先行召开会议讨论伊朗威胁。这四国今年6月5日也借口卡塔尔倒向伊朗等理由宣布与卡塔尔断交并对卡塔尔实施禁运封锁。

  阿盟是阿拉伯世界最具代表性与影响力的组织总部设在开罗目前有22个成员国。

  【哈里里自辩】

  另据德新社报道本月4日在访问沙特期间突然宣布辞职后迟迟不归的黎巴嫩总理萨阿德·哈里里在抵达法国巴黎后已与黎巴嫩内政部长努哈德·马什努克等人分别会谈。

  哈里里在接受其党派下属一家电视台采访时还自辩说:“我关心的是如何让黎巴嫩从超越分歧、势不可挡的爱国情感中获益并利用它来促进我国的利益与稳定。”

  “我们有许多重大责任都不是萨阿德·哈里里一个人的。”他说。

  除较小的两个孩子留在沙特外哈里里一家18日清晨飞抵巴黎随后前往爱丽舍宫与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会晤并共进午餐。

  哈里里会晤马克龙后告诉媒体记者“我将于今后数日返回贝鲁特。我会参加独立日庆典并且会在与黎巴嫩总统米歇尔·奥恩会谈后宣布我的具体立场”。

  哈里里的“闪辞”让国际社会担忧黎巴嫩正陷入沙特与伊朗的角力中。一些媒体先前报道沙特希望“废掉”哈里里原因是哈里里对真主党过于仁慈。在沙特期间哈里里多次发言不承认自我遭关押。(海洋)(新华社专特稿)

  【环球时报驻菲律宾特约记者 赵龙 环球时报记者杜海川】“我们当时一见钟情约会了几个月后我才发现他居然已经结婚了还有孩子。我无法接受所以选择分开。”生活在菲律宾马卡提市的23年女子克里斯蒂几年前通过相亲结识了一名韩国男子当她知道对方并非单身后便确定结束这段感情可不久后却发现自我怀孕了。一开始这名男子表示一定会负责到底告诉克里斯蒂“不用担心我会在这儿陪着你们哪也不去。”然而孩子出生前一个月他却突然消失了。

  据韩国“揭露韩国”网站报道像克里斯蒂这样与韩国男子“恋爱”或“结婚”在即将生下孩子时却与对方失去联系“被抛弃”的菲律宾女子不在少数。据不完全统计迄今为止被韩国父亲遗弃的韩菲混血儿至少有3万人。因为父亲不在身边他们大多只能与母亲相依为命过着贫苦的生活。在菲律宾这群特殊的混血儿被当地人称为“Kopino”。近些年来Kopino群体不断扩大在获取抚养费与国籍等方面都面临着很多困难。他们悲惨的境遇与艰辛的维权之路引发菲律宾与韩国社会的广泛注意。

  据了解前往菲律宾的韩国人之所以日益增多主要原因是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韩国对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的贸易与投资迅速增长。另外因菲律宾的英语语言培训与大学课程价格远低于西方国家很多韩国学生也越来越愿意前往该国求学。根据菲移民局2014年的数据在菲留学的外国学生中韩国人高居榜首。而因为地理位置邻近以及机票价格低廉菲律宾还是韩国人心目中的理想旅游目的地之一。“性旅游”也是韩国男人愿意去菲律宾的一个原因据称许多旅行社会以“高尔夫度假”为幌子在菲律宾明目张胆地提供色情服务。今年早些时候一群韩国男子就因在菲律宾买春而被逮捕。

  身处菲律宾的日子里韩国男人耐不住寂寞就会与当地女性交往。有报道称或许是受到韩剧的影响很多对爱心存幻想的菲律宾女性都对韩国男人格外有好感。此外一些出身贫寒的女性也希望能通过跟外国人结婚来摆脱贫困生活。但与她们交往的韩国男人却不会想这么多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通过花言巧语骗取一夜情。在与菲律宾女性交往时韩国男人大多都知道这段异国恋不会维持太久也知道自我不会把这些女孩带回韩国生活。因此那些憧憬着幸福生活的菲律宾女性最终得到的只有一场空。

  菲律宾是一个受天主教影响很深的国家再加上该国的流产技术与设施不太完善很多与韩国男子交往意外怀孕的女性往往会选择把孩子生下来。因为这些女性大多没有与韩国男友结婚他们的孩子便无法以韩国人在海外子女的身份取得韩国国籍;就算两人曾经在菲律宾登记结过婚丈夫跑回韩国后在不知道自我伴侣详细信息以及经济能力有限的情况下菲律宾女性也很难凭借自我的力量为孩子讨回公道。

  尽管希望渺茫但在韩国与菲律宾公益组织的捧场下这些被骗的菲律宾女性仍未放弃。以马尼拉为大本营的非政府组织WLK就是致力于为菲律宾女性与她们的孩子争取权利的团体之一。该组织通常会充当菲律宾女性与韩国律师间的桥梁帮助她们的孩子获取抚养费。此外该组织还会帮助那些不知道自我韩国伴侣详细信息的菲律宾女性寻人。该组织称很多热心民众在了解相关情况后都会与他们取得联系提供逃跑韩国男子的信息。与此同时其他菲律宾公益组织也在帮助Kopino青少年。这些组织为Kopino儿童提供教育援助、咨询与医疗服务最重要的是为他们与远在韩国的父亲提供沟通联系渠道。

  菲律宾社会福利与发展部门负责人莱科12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我们知道菲律宾有许多韩菲混血儿。我们非常愿意帮助他们及他们的家人。对于这些孩子来说这样的经历无疑是一种挣扎但我们会在这里守护他们我们的任务不只是帮助他们获得应有的身份还要帮助他们继续生活下去。”

keyanauto.com.cn http://keyanauto.com.cn

本网推荐

点击排行

推荐图片

  • 甚至让用户对公众号形成依赖甚至让用户对公众号形成依赖
  • 19岁少女宫外孕做人流 喊3男友共同为其手术埋单19岁少女宫外孕做人流 喊3男友共同为其手术埋单
  • 人民日报连发四文 呼吁抵制“标题党”人民日报连发四文 呼吁抵制“标题党”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新闻刊载许可:国新办发函[2013]0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宁)字第336号
Copyright © 2003-2014 梧州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